前段时间读完了东野圭吾的《恶意》,就像结局一样,野野口一开始在手记中所写的日高毒死邻居家的猫一事,就先入为主给了所有人日高性格阴暗的印象,直到读到最后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人性的丑陋。

全书以嫌疑人野野口和警官加贺的手记为主,从日高被杀引出陈年旧案以及学生时代的校园暴力。

image.png

人性的恶意,说到底就是看那家伙不顺眼,就是那种不知道为什么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潜伏在内心的无底深渊,或许可以用意志力加以封印,但只要时机成熟,便会如同脱缰猛兽般地爆发出来的。

日高的光芒引起了野野口的嫉妒,从他邻居的口述看来,可能是家庭的原因,他们的语文老师说野野口作文写的很好,而长大后成为知名作家的却是日高,这就是嫉妒。

说道底,恍然的悲剧后面是教育的悲剧,母亲引导了野野口嫉妒的本性,校园暴力更是给他的幼年留下了悲剧。

要想知道一个人过着怎样的生活,绝不要以他平时的表现来看。这当然不是说人人都不可相信,可是,容易被相信的东西也大多会被证伪。

加贺警官回忆当初在校教书的那部分让我很有触动,我也想到了高一时的一件事,宿管阿姨在宿舍卫生间发现了烟头,通告了班主任,当时正是第一节晚自习,宿舍四个人都被叫到了办公室,班主任只是问了我一句是不是你? 我回答否之后,就让我回去自习了,现在想来,这种做法其实很不合理,就算我不抽烟,但也不能说我对室友没有恶意,我大可在校园随便找一个老师抽完扔掉的烟头放在宿舍卫生间(雾,只是举例,我没有)。

结局就像书名,从头至尾都是恶意。